change your life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報應

劉弘敬

唐朝彭城有個人叫劉弘敬,字元溥。世世代代居住在淮河淝水之間。 家有資財數百萬,常積德而不誇耀,人們都不知道他。 他家雖然很富,取利於別人的財富,也使他不怨恨。他拿出錢財幫助別人,施給別人恩惠並不希望有所報答。 長慶年間,有個很會相面的人,在壽…

張法義

唐朝的張法義,是華州鄭縣人,年少貧窮粗野,不修禮教。 貞觀十一年,入華山砍柴。看見一個和尚坐在巖邊的洞穴中,法義靠近和他說話。 不覺天黑不能回。 和尚於是擺設松柏末,來讓他吃,並對法義說:「貧道很久不想讓外人知道,你出去,不要和別人說和我相見…

董青建

齊朝的董青建,不知是什麼地方的人,父叫賢明,建元年初,做越騎校尉。 起初青建的母親宋氏,懷著青建時,夢見有人告訴她說:「你一定生男孩,身上有青痣,可取名為青建。」等生下來果真像說的那樣,就取了名。 舉止言談文雅,性情寬厚溫和,家人從未看見他…

陳安居

宋朝陳安居,是襄陽縣人,伯父年少事奉巫俗。 鼓舞祭祀,神像滿屋。他的父親獨敬信釋法。 常常自己齋戒。伯父沒有兒子,把安居做為繼承人。 安居雖然住在伯父家,而言行謹慎,廢絕一切非禮祭祀。 忽然得病發狂。就唱神之曲子,迷悶而不正常,像這樣整一年,…

唐晏

張某,唐朝天寶年中做御史判官,奉使去淮南做推覆,將要渡淮河。 有一個穿黃衫的人從後面趕來渡淮,說是有急事,特為停船,等到了船上,卻說:「只不過附帶著載我渡淮河罷了。」 駕船的人想要打他,並且責怪他為什麼你想渡淮而耽擱了判官的時間。」 張某說:…

王琦

唐朝的王琦是太原人,住在滎陽,從小就不吃葷腥。 大歷年初,做了衢州司戶,僻性常常好誦讀觀音經。 從小到大,多次患重病,由於他誦讀經書,沒有不好的。 唸經的時候,一定會有個離奇古怪的東西,來相干擾,因為王琦的心正而不能干擾。 當初琦九歲那年,患…

李山龍

唐代的李山龍是馮翊人,為左監門校尉。 武德年中,突然死去而心還不涼。家裡人不忍心入殮。到了七天而甦醒過來。 自己說,他剛死的時候,看見被收錄到一個官署。 官署很寬大,庭前有幾千個囚犯,都帶著枷鎖刑械,都面向北立著。 官吏將山龍帶到庭前。廳上的…

趙泰

趙泰字文和,清河貝丘人。 官府徵召不去就職。 精心鑽研典籍,在鄉黨中聞名,年齡三十五歲。太始五年七月十三日半夜,忽然心痛而死,心上稍溫,身體能屈能伸,屍體放了十天突然喘氣聲象雷鳴一樣從咽喉中發出。 眼睛睜開,要水喝,喝完就起來了。 他說他剛死…

李虛

唐玄宗開元十五年,皇帝下令天下的村坊佛堂:小的全部拆除,功德移記到附近的佛寺裡。 佛堂大的,都令其關閉。天下不信佛的人,都聞風而動紛紛拆毀佛堂,即使是大廟和大佛像,也被拆毀。命令到了豫州,新息縣令李虛嗜好喝酒性格倔強。 做事暴戾,正喝醉酒而…

陳僕射

唐代軍容使宦官田令孜擅自專權,勢力極大,專橫跋扈。 他曾經給許昌令寫過一信,為其兄陳敬瑄謀求兵馬使的職務,侍中崔安潛節度使拒絕了他。 後來,崔安潛鎮守西川去了。 陳敬暄和楊師立、牛勖、羅元杲等人,以打球來賭博,爭奪三川之地。陳敬暄得頭籌獲大勝…

張法義

唐朝的張法義,是華州鄭縣人,年少貧窮粗野,不修禮教。貞觀十一年,入華山砍柴。看見一個和尚坐在巖邊的洞穴中,法義靠近和他說話。不覺天黑不能回。和尚於是擺設松柏末,來讓他吃,並對法義說:「貧道很久不想讓外人知道,你出去,不要和別人說和我相見,…

董青建

齊朝的董青建,不知是什麼地方的人,父叫賢明,建元年初,做越騎校尉。起初青建的母親宋氏,懷著青建時,夢見有人告訴她說:「你一定生男孩,身上有青痣,可取名為青建。」等生下來果真像說的那樣,就取了名。舉止言談文雅,性情寬厚溫和,家人從未看見他的…

陳安居

宋朝陳安居,是襄陽縣人,伯父年少事奉巫俗。鼓舞祭祀,神像滿屋。他的父親獨敬信釋法。常常自己齋戒。伯父沒有兒子,把安居做為繼承人。安居雖然住在伯父家,而言行謹慎,廢絕一切非禮祭祀。忽然得病發狂。就唱神之曲子,迷悶而不正常,像這樣整一年,而思…

唐晏

唐晏,梓州人,持經日七遍。唐開元初,避事晉州安岳縣。與人有隙,讒於使君劉肱,肱令人捉晏。夜夢一胡僧云:「急去。」驚起便走,至遂州方義縣。肱使奄至,奔走無路,遂一心唸經。捕者交橫,並無見者,由是獲免。(出《報應記》) 【譯文】 唐晏是梓州人,…

王琦

唐王琦,太原人也」居滎陽,自童孺不茹葷血。大歷初,為衢州司戶,性好常持誦觀音經。自少及長,數患重病,其於念誦,無不差愈。(原本愈字下「復念誦無不差愈」六字,據明抄本刪。)念誦之時,必有異類譎詭之狀,來相觸惱,以琦心正不能幹。初琦年九歲時,…

李虛

唐開元十五年,有敕天下村坊佛堂;小者並拆除,功德移入側近佛寺;堂大者,皆令閉封。天下不信之徒,並望風毀拆,雖大屋大像,亦殘毀之。敕到豫州,新息令李虛嗜酒倔強,行事違戾,方醉而州符至,仍限三日報。虛見大怒,便約胥正,界內毀拆者死。於是一界並…

吳思玄

唐吳思玄,天後朝為太學博士,信釋氏。持金剛經日兩遍,多有靈應。後稍怠,日夜一遍。BBB思玄在京病,有巫褚細兒言事如神,星下祈禱。思玄往就見,細兒驚曰:「公有何術,鬼見皆走?」思玄私負於渭橋見一老人,年八十餘,著粗服,問之,曰:「為所生母服。」…

驍騎將軍

驍騎將軍王某者,代郡人,隋開皇末年,出鎮蒲州,性好畋獵,所殺無數。有五男,無女。後生一女,端美,見者皆愛憐之,父母猶鍾愛。既還鄉里,女年七歲,一旦忽失所在,皆疑鄰里戲藏匿之,訪問不見。諸兄騎馬遠尋,去家三十餘里,得於荒野中,冥然已無所識,…

童安玗

唐大中末,信州貴溪縣乳口鎮有童安玗者,鄉里富人也。初甚貧窶,與同裡人郭珙相善,珙嘗假借錢六七萬,即以經販,安玗後遂豐富。及珙征所借錢,安玗拒諱之。珙焚香告天曰:「童安玗背惠忘義,借錢不還,倘神理難誣,願安玗死後作牛,以償某。」詞甚懇苦,安…

劉自然

唐天祐中,秦州有劉自然者,主管義軍桉。因連帥李繼宗點鄉兵捍蜀,成紀縣百姓黃知感者,妻有美發,自然欲之,謂知感曰:「能致妻發,即免是行。」知感之妻曰:「我以弱質托於君,發有再生,人死永訣矣。君若南征不返,我有美發何為焉?」言訖,攬發剪之,知…

李明府

唐前火井縣令(「令」字原闕,據明抄本、黃本補。)李明府,經過本縣,館於押司錄事私第。主人將設酒饌,欲刲一白羊,方有胎。其夜李明府夢一素衣婦人將二子拜明府乞命,詞甚哀切,李不測其由,云:「某不曾殺人。」婦人哀祈不已。李睡覺,思惟無端倪,又寢…

劉鑰匙

隴右水門村有店人曰劉鑰匙者,不記其名。以舉債為家,業累千金,能於規求,善聚難得之貨,取民間資財,如秉鑰匙,開人箱篋帑藏,盜其珠珍不異也,故有「鑰匙」之號。鄰家有殷富者,為鑰匙所餌,放債與之,積年不問。忽一日,執券而算之,即倍數極廣。既償之…

寺內老和尚

宜春郡東安仁鎮有齊覺寺,寺有一老僧,年九十餘,門人弟子有一二世者,彼俗皆只乎為「上公」,不記其法名也。其寺常住莊田,孳畜甚多。上公偶一夜,夢見一老姥,衣青布之衣,拜辭而去,云:「只欠寺內錢八百。」上公覺而異之,遂自取筆寫於寢壁,同住僧徒亦…

公乘通

渚宮有民公乘通者,平生隱匿,人或難知。死後,湖南民家生一黑驢駒,白毛作「荊南公乘通」字。其子孫聞之懷恥,竟不能尋贖,江陵人知之。(出《北夢瑣言》) 【譯文】 渚宮有個居民叫公乘通的,一生隱藏奸邪,所以人們很難知道。他死了以後,湖南有個老百姓…

審言

雲頂山慈雲寺,四方歸輳,供食者甚厚。寺主僧審言,性貪鄙,欺隱本寺施財,飲酒食肉,畜養妻子,無所不為。僧眾稍孤潔者,必遭凌辱。一旦疾篤,自言見空中繩懸一石臼,有鼠嚙之,繩斷,正中其心,大叫氣絕。久而復甦,如此數十度,方卒。逾年,寺下村中牛生…

曲儉

前涼張天錫元年,西域校尉張頎殺曲儉。儉臨死,具言取之。後頎後見白狗,以刀斫之,不中,頎便倒地不起。左右見儉在旁,遂暴卒。(出《還冤記》) 【譯文】 前涼張天錫元年,西域校尉張頎殺了曲儉。曲儉臨死的時候就對張頎說我早晚要報復,取你的頭。後來張…

萬默

晉山陰縣令石密,先經為御史,枉奏殺句容令萬默。密尋白日見默來,殺密死。(出《還冤記》) 【譯文】 晉山陰縣令石密,以前曾當過御史,因歪曲事實使句容縣令萬默被殺。石密不久就看見萬默大白天找他來,最後把石密殺死了。 藍銅緊緻煥膚霜: http://beauty…

經曠

河間國兵張粗、經曠,二人相與諧善。晉太元十四年五月五日,共升鍾嶺,坐於山椒。粗酒酣失性,拔刀斬曠。曠托夢於母,自說為粗所殺,屍在澗間,脫裳覆腹,尋覓之時,必難可得,當令裳飛起此處也。明晨追捕,一如所言。粗知事露,將謀叛逸,出門,見曠手執雙…

金玄

晉明帝殺力士金玄,謂持刀者曰:「我頭多筋,斫之必令即斷,吾將報汝。」刀者不能留意,遂斫數瘡,然後絕。後見玄絳冠朱服,赤弓彤矢,射持刀者,呼云:「金玄緩我!」少時而死。(出《還冤記》) 【譯文】 晉明帝殺力士金玄。金玄對持刀殺他的人說:「我的…

夏侯玄

魏夏侯玄,字太初,以當時才望,為司馬景王所忌而殺之。玄宗族為之設祭,見玄來靈座,脫頭置其旁,悉斂果肉食物以納頭,既而還自安頸而言曰:「吾得訴於上帝矣,司馬子元無嗣也。」既而景王薨,遂無子。文王封次子攸為齊王,繼景王后,攸薨。攸子冏嗣立,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