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your life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靈異

碟仙

鬼真的存在嗎?抑或它只是神奇的大自然產生的錯誤而已? 我是夜不語,一個常常遇到詭異事件的男孩。我出生在月輝年的六月,老媽常喋喋不休的對我說:“你剛生下來哇哇大叫的時候,家後邊的那條河便漲起水,誰家都沒事兒偏偏水灌進了自己家,還真是怪事。” 而…

見鬼的人

比別人看得更遠、更清楚,向來都值令人羨慕,但有些東西,只有 你看到而別人看不見,又是否值得羨慕呢?陰陽眼會為你帶來非一 般的經歷—看到似有若無的亡魂。或許有些人覺得非常刺激,躍躍 欲試,希望打開另一個空間之門。可是細心想想,若你在逛街途中 看到…

風水師

又是一個週末,沈蘭回到家裡,飛也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已經有整整一個星期沒有見到那面鏡子了,心裡就像少了什麼一樣,她是個十分內向的女孩子,內向的不要說看男生,就算是和女孩子雙目對視,自己也會害羞的臉紅。 只有在這面鏡子前,她才會找到自信。 鏡…

趙大媽的歌聲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難看的屍體,林富貴的頭上滿是汙血,血已經凝結成了一塊一塊的,呈現出了烏黑的顏色。 他的頭部散發出另人噁心的氣味,引來幾隻蒼蠅在停屍間裏嗡嗡地飛來飛去。 他的肚子因為腸道裏腐敗氣體的溢出而顯得膨脹,在他的皮膚上已經出現了點點的…

狐媚

我不是瞎說,我的爺爺和我姥爺在解放前都是資本家。我的父母就是經媒人牽線,兩家認為門當戶對,他們才喜結良緣。 相對而言,我的小姨就沒那麼幸運了,就因為我小姨夫是姥爺工廠裏的一名工人。據說,我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姨。 小姨年輕時很漂亮,輕易不出閨…

壽衣

傍晚七點鐘,大概不會有什麼客人來了,小恒讓售貨員李靜先下班,自己準備一個人在店裏看球賽。 他先打電話叫了份外賣,又去隔壁商店拎了瓶啤酒,回到店裏蹺二郎腿自在悠閒地看起電視,一邊不住地叫著“好球”“真臭”,心裏想著,幸好還有這個店,否則在家裏還要…

浮屍鬼

浮屍鬼是什麼,我當然知道。 傳說跳河自殺被水淹死的人,如果她們在死前還留有怨氣的話,就會變做浮屍鬼。她們徘徊在自己死掉的地方,尋找獨自在岸邊遊蕩的人做替死鬼。 當然,本地也有另一種說法,有些人認為怨有頭債有主,那些浮屍鬼只會找生前那些害的她…

浴室窗外的臉

剛上學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和一個好友健身結束後去學校的浴室洗澡,浴室裏一共只有五個人。 洗了一會,聽一聲尖叫,一個女孩子捂著上身蹲在地上。我們看過去。 那女孩指著窗戶說,那裏有人看。我從窗下面的位置走出來,那裏沒有人。只有月亮靜靜地亮著。大家…

廁所

故事發生在一大城市的郊區......... 林和強都是01屆的新生而且在同一寢室,剛進校時感覺還不錯,雖然是郊區但教學樓、宿舍都是全新的,可久了後覺得寢室裏太吵了,沒什麼學習氛圍,尤其是室友買了台電腦後更不得了,於是兩人決定到外面租房........找了一個…

穿過太平間

我小時候住在爸爸單位的家屬院裏。這是一家小醫院,占地面積不大,那時候的門診樓 ,住院部現在看起來應該是又小又舊了。 醫院背靠山,山下一條小溪,是我們經常去玩 的好地方。醫院的大門靠街,要從大門去小溪,只能繞很大的一個圈子,估計要2裏路吧 。所以…

回魂

我雙腳發軟地回到了會所,林太太依舊喃喃地哼著那支我說不出來的情歌。 我蹲在林太太面前,努力地想要分辨出她唱的是什麼歌。她吐字不清,我只依稀聽出了歌詞裏的幾個字句:“……我的思念……”、 “……想你……”。 “林太太受了太大的驚嚇,神智已經不清醒了。”表弟在…

沒有眼睛的屍體

早晨七點,有點冷。我和雅琳走在醫院的走廊上,很靜,我只聽得到我和她的腳步聲。“啪嗒,啪嗒……”,在空蕩的走廊裏迴響著腳步的聲音,顯得走廊越發的空曠。 空氣裏有點潮濕,充滿了來蘇水和酒精的氣味。這氣息讓我的鼻子癢癢的,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沒能壓…

詐屍

趙大媽披頭散髮,滿臉的驚悸。她三步並成一步,搖搖撞撞地從我的身邊跑過。我一把拉住了她,問:“怎麼了?趙大媽?你唱歌只有別人被你嚇著,怎麼你給嚇著了?” 趙大媽驚魂未定地嚷著:“去你的大頭鬼!裏面的屍體詐屍了!快跑呀!有鬼啊!” 我一愣,手松了一…

高校驚魂

這次恐怖的旅程,只有三天四夜,我用筆記錄著它的發生,也是三天四夜…… 第一夜 一個昏暗的下午,高考分數線下來了,自己那可憐的分數與本科專科遙不可及。 但是母親還是很希望我能成才,所以就替我報了一所民辦大學。 這所民辦大學據說在濟南市,根本不需要…

下場

父母離婚了,媽媽很平靜,爸爸提出離婚,她只問了一句為什麼,爸爸說:「我不愛你了,我愛上了別人,對不起」,媽媽就簽字離婚了。我哭著問媽媽為什麼就這麼離婚了? 媽媽說「愛一個人就要讓他幸福,如果我給不了你父親幸福,那就讓他跟能給他幸福的人幸福,…

千萬不要扒蛇皮

那時我上初三,夏天放暑假,我到奶奶家玩,當時正是中午,突然小叔在外面喊「快來看,我抓住了一條大蛇,大家聞聲奔了出去,看見小叔用木棍壓住了一條長月1米多的蛇,蛇身呈黃褐色,三角腦袋還吐著信子,兩隻濁綠的眼睛怨恨的盯著眾人,很恐怖!奶奶讓小叔把…

先生要小姐嗎

先生,要小姐嗎? 已經是午夜了,傑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路邊的女孩突然冒出了一句.傑轉過身來看著瑟縮在燈柱旁的她,臉很白.五官長的很好,穿著黑色的套裝,幾乎和夜色混為一體,以至傑剛才完全沒有留意到她. 我們.去逛逛吧 傑的聲音發抖了,因為他從來遭遇過這樣的…

惡夢成真

每個人睡覺的時候都會做夢,有時做美夢,有時做惡夢。可是,無論誰做的惡夢,我想,都不會比陳媽MD惡夢更可怕了。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天氣。 陳媽媽正站在公路邊上,她背對著陽光,陽光將她的影子投在路上。 路上的車很多,一輛一輛飛快地駛過。陳媽媽要等路…

老婦人的面具

林雪如同抓著燒紅的炭火,尖叫一聲鬆開了手。面具一聲不響地落在衣服上,林雪用驚恐無比的眼神望著它。 忽然她看見面具竟然動了一下,露出一個邪惡無比的、恐怖的微笑! 怪物!林雪嚇得幾乎昏厥過去。 老婦人女巫般詭異的臉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又在腦海中清…

面具

「小姐,要面具嗎?」 林雪遇到那個賣面具的老婦人時,已是夕陽西下的黃昏時分。街上的行人都行色匆匆地往家趕,而林雪卻不想回家。 家裡沒有了要等的人,回家又有什麼意思呢? 也許也是這種心情使然,讓她在這個賣面具的小攤邊停下了腳步。 這個攤子很普通…

校規

文是某師範大學文學院中文系的一名學生。 這是一所很出名的大學,坐落在一座很有古文化意韻的山上。名校依托名山,名山襯出名校。 特別是文學院的教學樓,木板木窗木建築,雖舊但充滿了古色古香的味道,前面還有一個樟圓,古樹鮮花相映,相得益彰。 文是文學…

紙美人

姥姥死了3年了,我還會經常想到這件事。當然,我不是想姥姥,而是想小如。 接到姥姥的死訊,我稍帶悲傷而致。舅舅們多,場面必然宏大。我混在辦喪的人群中,沒有人注意我。 磕頭,疊燒紙,吃飯,睡掉腳。這就是我一天要做的事。 第二天,拉來一車東西,紙牛…

畫骨

那天,我接到一個電話讓我立即去西北的某個城市開會。我便坐上了一趟發往西北的火車。 那趟火車著實破舊的很,人又特別多。因為是臨時決定去的,所以也就沒有買到臥鋪票,便只好擠在硬座車廂裡。坐在我旁邊的是個二十一、二歲的漂亮姑娘,看打扮應該還是個學…

算命

我和紅現在過得很好。儘管我們沒有孩子,且永遠也不會有。 紅是個妓女,我愛她。我不在乎她的過去。偶爾我們依偎在一起時,我也管她叫媽。 紅很美。妖嬈,嫵媚。這是大款們對她的看法,紅令他們魂飛魄散。紅的眼裡只有錢。而對我則不然。這是我相對於大款們…

電梯的鏡子

某一棟大樓,在以前是一間KTV,而現在則是一棟辦公大樓,就在13樓裡的某公司嗎工們一直謠傳著這樓的電梯裡曾經有鬼出現過,所以員工們都不敢加班到太晚,但公司的經理對這件事是很不以為然的態度.......... 直到有一天,經理加班到很晚,若要回家就得搭電梯…

黑暗鬼校

我是一名師範大學畢業的學生。 一日,經過一面老牆。上面粘貼著招人啟示:高中教師,高薪。 如安全教滿十天。即付10萬。聯繫電話:########.聯繫人:王校長。明南高中。 當下心想。這種事情都我碰上了。10萬,鬼才信。轉身就走。忽然,聽到背後二個女生議論…

人肉包子

一個胖子,坐在餐廳的一個角落,要了一碟包子。拿過一個來,吹了吹,咬了一口。可能是剛出籠屜的緣故,這下把胖子燙的,吐也不是,咽也不是。有油順著他的嘴角流下,滴落在桌上的醋碟中,立刻形成了一個白斑。胖子嘴裡咕嚕咕嚕著,一揚脖兒——嚥了。 老闆見這…

還陽

我喜歡一個人睡,巴不得來個遊魂野鬼什麼的,男的可以把酒,女的可以風月。不知大家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晚上睡覺的時候(必須一個人睡)當你把手壓在胸口,一過12點,你會突然有耳鳴的感覺,隨之而來的是你會感覺到喉嚨裡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想喊卻…

哭魂狗

太平莊劉寶貴的兒子劉德江就要成親了,劉寶貴收了十三條狗準備酒席上用。 婚期前晚,那十三條狗竟對著新房撕心裂肺地哭起來,直哭得狗嘴淌血,狗眼外突。 最後二十六隻狗眼竟然從眼眶裡飛出,血淋淋地嵌進了新房的門上。 全莊人心裡都明白:劉家這回怕要出大…

包子鋪

烏合鎮的名氣近幾年突然大了起來。原因好像有兩個:一是鎮郊區的荒地中接連發掘出明代古屍,一是小鎮上開了家特別風味的包子鋪。 烏合鎮的包子鋪由一家林姓人家開的,名叫「包子林」。 小店生意竟然出奇地好,吃了包子的人都好像著迷似的,過兩三天就要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