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your life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火星上有數以百計的乾涸河床

紅色行星曾有水,最壯觀的證據來自於大洪水。在水手峽谷的北方和東北方有許多洪水渠道,包括卡塞谷、沙爾巴塔納谷、西穆德谷、蒂尤谷、戰神谷等等,它們都注入克利斯低原,也就是海盜一號和探路者降落的北方低原。在火星地形圖上可以看出,這裡大部份的洪水渠道為藍色,長度約數百英哩,切過綠色的區域。洪水渠道自兩艘登陸艇位置向北繼續延伸,至少都到了北緯卅度。

河川一度曾在火星上流動。最早飛往火星的太空船發現到的多半是大災難(環坑們),一直到水手九號才發現河川的痕跡。河川不像洪水,它代表的是長時期流動的水,顯示一個較溫暖和較潮濕的世界。

火星上有數以百計的乾涸河床,大部份在南半球高地上,切割過佈滿環坑的地區,這片土地可以追溯至遠古的諾亞紀。少數河川則出現在較陡的地形,或是火山上,它們可能是冰層受熱融化形成的短暫河川。即使是現代火星,一條三英呎深的河川,也要一周才會完全凍結。

就像地球上的河川一樣,而且不同於洪水渠道,大部份火星河川開始小小的,到了下游逐漸長大。不過,火星的河川比地球上的河川短,大部份只有10英哩至100英哩,最長的也只有約840英哩。在地球上,歐洲的萊茵河就有840英哩,最長的尼羅河有4,160英哩,將近火星最長河的五倍長度。

這些河川提供證據顯示在諾亞紀的火星的侵蝕率高於現代火星。那些大約在諾亞紀形成的河床都被侵蝕的很厲害,而在諾亞紀結束時形成的那些河床看起來較新鮮,顯示出當由諾亞紀進入赫斯珀利亞紀時侵蝕率陡降,這也建議在那個時候火星失去了許多空氣和水。經由河床的侵蝕情形,以及環坑和噴出物的侵蝕情形,科學家粗略估計火星諾亞紀的侵蝕率大約是現在的一千倍。聽起來好像蠻高的,但就算這個數字是正確的,那也僅僅是現在地球的沙漠的侵蝕率而已。

在1998年,火星全球測量者仔細檢視了500英哩長的納倪第谷,其命名來自南非語的星星,它在水手峽谷的東北方。太空船的利眼在谷中看到一段小渠道,十分類似地球上的科羅拉多河在大峽谷之內。(見右上方的右圖及下方放大圖)。納倪第谷寬約1.5英哩,渠道寬約660英呎。太空船也在谷中看到河階地形,顯示在河川不同的生命時期時有不同的水位高度。此外,若納倪第是由河川切割出的,河川呈蜿蜒彎曲形狀,如同典型的地球河川流動相當的時間的形狀,也建議納倪第谷中的河川也流動過一段長時間。

最大和最深的可能湖泊是在南半球的希臘撞擊盆地,它形成的時候火星還很年輕,約在早諾亞世。在2001年,航太總署的艾美思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和美國地理測量局的科學家提出許多證據,認為希臘盆地曾經是一個湖泊,可能上面還覆著冰。首先,在希臘盆地東部有兩個峽谷,道谷和哈瑪基斯谷,它們很像是注入希臘盆地的兩條河川遺跡,(見右圖上為道谷,右圖下為哈瑪基斯谷)。哈瑪基斯是埃及語,意思是年輕的太陽神。在火星地形圖上,可以看到這些渠道為紫色,表示它們的高度很低,而且切割經過綠色、扭曲的、藍色的地形。其次,有一圈像「浴缸垢」的岩屑圍繞著希臘盆地,這表示湖水在不同的時間可能有著不同的水位高度。最明顯的一環的高度為火星海平面以下5.8公里,和地形圖上紫色區域相當一致;較不明顯的一環的高度為火星海平面以下3.1公里,和地形圖上綠色區域吻合。第三,道谷和哈瑪基斯谷的特徵在5.8公里的環外都十分明顯,但在環內則比較模糊,顯示兩條河川約在這個深度釋放河水入湖。第四,希臘盆地底部是細砂石,這可能是由水帶來的沖積物。第五,希臘盆地的西部及西北部看起來很像蜂窩,可能的原因是當湖泊開始失去水份時,也就是表層的冰開始蒸發時,這些冰塊撞擊鬆軟泥濘的湖岸底部而造成的。如果希臘盆地真的曾是一個湖泊,那它會令地球上的任何湖泊看來像個小池塘。想想看,一個淹沒整個盆地的湖泊,約有1,400英哩寬,相當於冥王星的直徑,或是由洛杉磯至休士頓的距離。尤有甚者,由於它的深度很深,充滿水的希臘盆地的貯水量與所有北方低原都淹沒時的貯水量相當。在南半球上的另一個撞擊盆地,銀島盆地,也可能曾有一個湖泊,雖然它比希臘盆地淺。在銀島盆地北方還有一個環坑,也有一條渠道–烏茲波伊谷–流入其內。

航太總 署的艾美思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團隊將大家的目光帶往蓋爾環坑,它的直徑約105英哩,位於艾利西火山群南方,剛好跨坐在北方低地和南方充滿環坑的高地的分界線上。蓋爾環坑顯示出流線式的台階地,它們可能是湖岸線造成的;還有幾條渠道由北方進入蓋爾環坑。此外,沈積物堆在環坑底部,呈新月型,有點像是牛奶痕留在傾斜的盤子裡。這些新月型的沈積物堆可能是湖泊乾涸時形成的。在它的東邊還有一個環坑座落於低地及高地的分界線上,古雪夫環坑,也是火星精神號的降落地點。該坑位於獨立的阿波林奈瑞斯火山南方,有一條長長的河床由南方充滿環坑的高地進入古雪夫環坑,那就是馬阿迪姆谷,(見下圖)。

在2000年,科學家提出古代火星湖泊的其它證據,他們在火星全球測量者的照片中指出部份岩石是沈積岩。在地球上,沈積岩是塵土沈澱至湖泊底部壓實後形成的。科學家在火星許多地區的照片之中辨認出沈積岩的層次結構,包括水手峽谷之內,表示水手峽谷可能有一段時間也有一個湖泊在內。太空船上利眼般的照相機在這宏偉的峽谷之內掃描,峭壁底部沒有巨大的石頭,牆壁是由細粒物質組成,就如同湖底應有的沈澱物質:黏土、細土和砂。不過,也有科學家認為這種成層結構也可能是火山灰形成的,和水沒有一點兒關係。一個地質學家只要能拿到一個岩石樣本馬上就可以分辨兩者的不同,如果是沈積岩,裡面可能有火星生命的化石呢!

1997年,探路者登陸在距離海盜一號東南東方五百英哩處,並放出一輛火星車:漫遊者號來檢查火星岩石。探路者和海盜一號的登陸地點都屬於克利斯低原,但探路者就在一個命名為戰神谷的大洪水渠道的出口。戰神峽谷在地形圖上是帶點松綠的藍色。探路者和漫遊者號號檢查了由大洪水沖下來的岩石,如同之前預期的,不少岩石證實是玄武岩,不過也有不少是含矽量較高的岩石,可能是安山岩。安山岩是地球上第二常見的火山岩石,它的命名來自它的產地,南美洲的安地斯山脈。和火星磁場資料一樣,安山岩也表示火星可能曾有大陸板塊漂移現象,因為地球上的安山岩是岩石經過循環過程,在地函中增加了矽含量而造成。但是,安山岩也可能是玄武岩受到外在因素而熔化後形成,所以光是安山岩不足以斷言火星曾有大陸板塊漂移現象。而之後的火星全球測量者的熱幅射光譜儀資料顯示,火星北半球低原的深色區域大部份是安山岩,南半球充滿環坑的高地的深色區域多半是玄武岩。

離探路者約半英哩處,有兩個小丘,現在命名為雙峰。它們有水平的成層結構,表示此區域可能不止經過一次大洪水,而是很多次大洪水。探路者也發現另一個火星曾經有水的證據,因為有些岩石可能是礫岩,就是一堆小石頭因泥漿結成一大團形成的。

1983年7月14日傍晚8時左右,蘇聯中亞發生一件奇事。在群山環抱的索斯諾夫卡村,突然一個火紅的發光體出現在天空,照亮了群山和山庄。過了几秒鐘,空中傳出几聲巨響,爆炸聲震撼著山谷,村民們惊恐万狀。事后不久,不少蘇聯記者、攝影師赶到索斯諾夫卡村,并向新聞單位報告。這些報道一致認為,爆炸規模極大,方圓20公里的山民都听到了巨大響聲。山村的一片空地上有一堆冒著煙火的殘骸。有人說看見一個圓形飛行物,外形象飛碟、直徑約30米。一個牧羊人看見天上掉下了一個東西。蘇軍赶去封鎖了現場。從一個長、高、寬約1.5米的球體里發現一個男嬰,象是在熟睡。

  

蘇軍埃馬托夫上校后來向記者說:“那是一個‘外星嬰儿’,是一架出事的外星宇宙飛船在危急時刻釋放在空間的,那個球體十分平穩地著陸了,可見‘外星人’的技術有多么先進。我們完全有把握說,這個球體是一個宇航急救系統。孩子沒有受傷。”

  

嬰儿降落地面三個月后,雖然經醫學專家多方護理和搶救,終于10月3日死去。事后,照料宇宙嬰儿的一位醫生說:“說真的,那孩子很象我們地球人的嬰儿,他跟我們一樣。所不同的是,他的手指和腳趾間有蹼,這說明他曾在水里生活過很長時間;另一個不同之處是這個嬰儿的眼睛呈奇怪的紫色。X光透視,他的机體結构跟我們人一樣,只是他的心臟特別大,脈搏較慢,每分鐘6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