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your life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人與植物

 人能和植物作心靈溝通嗎在美國有一個名叫維維利。威利的人,她曾做過這樣一個試驗:她從公寓花圃裡摘回兩片虎耳草的葉子,一片放在床頭櫃上,一片放在起居室裡。她每天起床,都要看看床邊的葉子,祝願它繼續活著,而對另一片葉子則根本不予理睬。一個月後,她不聞不問的那片葉子已萎縮變黃,開始乾枯;可是她每天注意的那片葉子不但仍然活著,而且就像剛從公司裡摘下來時一樣。似乎有某種力量在公然蔑視自然法則,使葉子保持健康狀態。
  美國加利福尼亞的化學師馬塞爾。沃格爾按照威利的辦法,從樹上摘下3片榆樹葉,放到床邊的一個碟子裡。每天早飯前,他都要集中一分鐘思想,注視碟子中的兩片葉子,勸勉它們繼續活下去,而對中間那片葉子則不予以理睬。一周後,中間的一片葉子已變黃枯萎,另兩片則仍然青綠,樣子健康。使沃格爾更感興趣的是,活著的兩片葉子的小莖,由於摘自樹上而留的傷痕似乎已經癒合。這件事給沃格爾以很大的鼓舞,他想,人的精神力量可以使一片葉子超過它的生命時間保持綠色,那麼這種力量會不會影響到液晶呢?所以他用顯微鏡將液晶活動放大300倍,並制下幻燈片。他在製作幻燈片時,用心靈尋找人們用肉眼看不到東西,結果他發現有某種更高的不可知的東西在指引著它,說明植物可以獲知人的意圖。但不同的植物對人意識的反應也不同。就拿海芋屬的植物來說吧,有的反應較快,有的反應較慢,有的很清楚,有的則模糊不清。且整株植物也是這樣,就其葉子來說,也是各自具有特性和個性,電阻大的葉子特別難合作,水分大的新鮮葉子最好。植物似乎有它的活動期和停滯期,只能在某些天的某個時候才能充分進行反應,其他時間則「不想動彈」或「脾氣不好」。1971年 ,沃格爾在此認識基礎上,開始了新的實驗,看能否獲得海芋屬植物進入與人溝通聯繫的準確時刻。他把電流計聯在一株海芋植物上,然後他站植物面前完全下來,深呼吸,手指伸開幾乎觸到植物。同時,他開始向植物傾注一種像對待友人一樣的親密感情。他每次做這樣的實驗時,圖表上的筆錄都發生一股的向上波動,他能不時地感到在他手心裡,某種能量從植物身植物王國似乎能夠揭示出任何惡意或善意的信息,這種信息比語言表達更為真實上發出來。過了3—5分鐘,沃格爾再進一步表示這種感情,卻未引起植物的進一步行動,好像對他的熱情反應它已放出全部能量。沃格爾認為,他和海芋植物反應似乎與他和愛人或摯友間的感情反應有同樣的規律,即相互反應的熱烈情緒引起一陣陣能量的釋放,直到最後耗盡,必須得到重新補充。
  沃格爾在一個苗圃裡發現,他用雙手在一群植物上移來移去,直到手上感到某種輕微的涼意為止。用這種辦法,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把一株特別敏感的植物拔出來。涼意是由一系列電脈所致,表明存在一個中大的場。沃格爾在另一次試驗中,將兩株植物用電母聯在同部記錄器上。他從第一株上剪下一片葉子,第二株植物對它的同伴的傷痛做出了反應。不過這種反應只有當沃格爾注意它時才能有。如果他剪下這片葉子不去看第二株時,它就沒有反應。這就好像沃格爾同植物是一對情人,坐在公園的凳子上,根本不留意過路行人。但只要有一個人注意到別人時,另一個人的注意力也會分散。沃格爾清楚地看到,在一定程度上集中注意力,是監測植物的必需條件。如果他在植物前格外集中精神,而不是在通常的精神狀態下希望植物愉快,祝福它健康成長,那麼植物就從萎靡狀態下甦醒。在這方面,人和植物似乎互相影響,作為一個統一體,兩者對事件的發生或者對第三者的意識,可以從植物的反應中記錄下來。沃格爾發現,他和植物的生命溝通感情,植物是活生生的物體,有意識,佔據空間。用人的標準來看,它們是瞎子、聾子、啞巴,但毫不懷疑它們在面對人的情緒時,是極為敏感的工具。它們放射出有益於人類的能動力量,人們可以感覺到這種力量。它們把這種力量送給某個人的特定的能量場,人又反過來把能量送給植物。既然人可以同植物進行心靈的溝通,那麼可不可以化入植物之中呢?早在16世紀,德國有位名叫雅可布。貝姆的方士就聲稱他有這種功能。當他注視一株植物時,可以突然意念與植物融成一體,成為植物的一部分,覺得生命在「奮力向著光明」。他說此時他同植物的單純的願意相同,並且與愉快生長的葉子共享水分。在同植物進行感情交流時,千萬不能傷害植物的感情。沃格爾請一位心理學家在15英尺外對一標海芋屬植物表示強烈的感情。試驗時,植物作出了不斷的強烈反應,然後突然停止了。沃格爾問他心中是怎麼想的,他說,他拿自己家裡的海芋屬植物和沃格爾的做比較,認為沃格爾的遠比不上他自己的。顯然這種想法刺傷了沃格爾的海芋植物的「感情」。在這一天裡,它再也沒有反應,並且兩周內都沒有任何反應。這說明,它對那位心理學家是有反感的。沃格爾發現,植物對談論性比較敏感。一次,一些心理學家、醫生和計算機程序工作人員在沃格爾家裡圍成一圈在談話,看植物有什麼反應。談了大約一個小時,植物都沒有反應。當有人提出談談性問題時,儀器上的圖跡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他們猜測,談論性可以激發某種性的能量。在遠古時代,人類祈祝豐產時,在新播種的地裡進行性交,以期可以刺激植物的生長。原始人可能意識到了什麼。另外,植物對在搖曳著燭光的房間裡講鬼怪故事也有反應。在故事的某些情節中,例如「森林中鬼屋子的門緩緩打開」,或者「一個手中拿刀子的怪人突然在角落出現」,或者「查爾斯彎下腰打開棺材蓋子」等等,植物似乎特別注意。沃格爾政治家和事實證明,植物也可以對在座人員虛構想像力的大小作出反應。沃格爾的研究為植物界打開了一個新領域。植物王國似乎能夠揭示出任何惡意或善意的信息,這種信息比用語言表達的更為真實。這種研究,其意義無疑是深遠的,但怎樣進一步開發它,讓它為人類服務,還是一個遠未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