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your life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維納斯是怎樣來到巴黎的

巴黎羅浮宮裡陳列的維納斯雕像可謂傳世奇寶,然而,你是否知道她的來歷呢?
  在米洛島的村民中,約爾戈斯是一個人人討厭的傢伙。因為他是一個孤僻而吝嗇的財迷,老是背著人在那瓦礫成堆的廢墟中覓寶。他佩在腰際的那把鑲有紅寶石的彎月刀,就是在一次挖掘中發現的。這些,在古董商那裡,可值大價錢了。
  約爾戈斯在一座峭壁前站住了。憑著他那禿鷹般的銳利眼睛,他看得出那不是一塊巨石,而是一個被千百年的沙土、植物所封掉的山洞口。他的橛頭一次又一次地向著峭壁擊去。洞口,終於被掘開了。裡面簡直是個小小的廣場。顯然,那裡曾經有過一座小廟堂。因為在倒塌的建築物的沙土堆中,有著好些金銀祭器和古希臘文物。他把挖出的金銀祭器羅列在一起,一共是14件。天己傍晚,該回家了。他望著自己剛才還坐著的那個隆起的沙堆,一種覓寶的慾望又一次攫住了他:「再試一次吧!」
  扒開沙堆並不費力,但是,扒出來的東西卻並不引起約爾戈斯的興趣。原來,那只是一座女人的石雕像,而且還斷了兩條手臂。
  「這個斷了手臂的俊女人,明天還得找幾個人來抬呀!」他嘟噥著,搖搖晃晃地下山了。
  這一年春天--1820年4月,一艘法蘭西軍艦在米洛島淺淺的港灣裡拋錨。船剛攏岸,官兵們便蜂擁下地,找刺激、尋消遣去了。
  海軍准尉烏蒂埃,慢悠悠地踱入了一家小小的酒巴。他一邊品嚐著島上居民自釀的酸葡萄酒,一邊玩味著放在一張圓桌上的古董。約爾戈斯正在兜生意。
  他的目光轉向立在牆角的一尊斷臂的雕像,即刻便被吸引住了。這是一座高2米、由一塊半透明的白雲石雕就的塑像,姿態優美,表情傳神。呵,真是美極了!出身於富商家庭、對希臘文化頗有研究的烏蒂埃,一下子就認出了這正是愛和美之神--維納斯。他迫不及待地向約爾戈斯招呼道:「我要這個阿美羅狄特(此為希臘神話中的稱呼,維納斯系羅馬神話中的稱呼)!多少錢,你說吧!」
  狡黠的約爾戈斯從烏蒂埃的眼睛中已掂出了雕像的價值,於是他冷冷地開價道:「兩千銀幣。」
  烏蒂埃隨即去找法國駐米洛島領事於勒,請他籌款賣雕像。哪知於勒是個糊塗蟲,二話沒說他就把烏蒂埃給打發走了。烏蒂埃傾囊而出,卻只有100多銀幣。他趕回小酒館,向約爾戈斯付了100銀幣作為定金,約爾戈斯允諾了。
  幾天後,軍艦駛抵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纜繩剛套上岸樁,准尉便直奔法國駐土耳其大使館。
  大使利維埃爾侯爵是一個很有藝術修養的人。他聽了烏蒂埃的一番敘說,深深懂得這尊雕像的藝術價值,馬上指派使館參贊偕同烏蒂埃去辦理成交手續。
  「米洛島的約爾戈斯為一個破雕像漫天要價!」這個消息已傳到了英國人的耳朵裡。當他們探明這尊雕像乃是稀世之寶時,馬上派出軍艦悄悄地直奔米洛島,想搶在法國人前面買下這座雕像。
  英國、法國的軍艦日夜兼程,先後到達米洛島。
  不料,情況已發生了變化,約爾戈斯不見了,那雕像正在往一艘土耳其商船上搬。原來,一個希臘廟宇總管西立姆已搶先一步,以3000銀幣的高價買下了雕像。他是準備拿這份厚禮去向土耳其蘇丹獻媚的。
  這一手,對英、法的海軍掠奪者是一個沉重的打擊。英軍大失所望,法軍則怒火沖天,它怎麼肯放掉這塊已到嘴邊的肥肉呢?
  經過談判,法國終於以8000銀幣的昂貴價格,買下了這件稀世之寶。雕像被裝上由波旁王朝派來的船隻,經歷了地中海洶湧的波濤,長途跋涉,總算平安抵達巴黎。她,作為海軍的禮物,被奉獻給了法國皇帝路易十八。
  這尊優美而又典雅的斷臂女神,究竟兩千年以前古希臘的雕刻家給她的手臂是什麼姿式呢?也許她的左手是擱在一個小天使的肩膀上,右手正拉著出浴後的披巾;也可能她正手扶戰神的盾牌在當鏡子照。
  啊,米洛的維納斯,妙就妙在斷了兩條臂膀!
    (原載《航海))1982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