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your life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名酒是怎樣評選出來的

  你知道我國的名酒是怎樣評出來的嗎?
  國家歷屆評酒會的評酒員都不是上級部門任命,而是經過嚴格的考試從基層單位擇優選拔的。國家級評酒員不僅要求會評酒,而且還要有一定的學歷和職稱才行。評酒員一般可分為廠、市、省、部等幾個級別。
  評酒要過「三關」。
  一是抽樣審查關。凡參加全國評酒會的酒必須是省、部「優」產品。而且其酒的產量在50噸以上。抽樣一般是從一噸酒中取出一箱,這一箱又是評委會抽樣組隨意從倉庫或市場中挑選的。參加評酒的生產廠家和酒名要嚴格保密。評酒時再將原裝的酒統一倒入評酒專用的器皿裡,然後進行編號和編組。酒樣編組是根據無色和有色。酒的度數是由高到低。香型編排順序是:清香、米香、其他、醬香、濃香型。質量排列是以普通、中檔、高檔為序。評酒會是白酒、果酒、啤酒分別召開。評酒可分三個階段:初評、中評、總評。上屆獲金牌的酒可直接進入總評。評選白酒一般是同一種香型的酒在一起評。例如:醬香型代表酒為茅台、雙溝、郎酒;清香型代表酒為汾酒、黃鶴樓等;濃香型為五糧液、瀘州老窯、洋河、劍南春、古井貢;其他香型的為董酒、西鳳;米香型為桂林三花酒。
  二是品嚐關。全國白酒評酒會一般是一天評4輪(上、下午各2輪),一天評出20種酒。評酒的時間也很嚴格,一般是上午9~11點,下午3~5點。為了保證評酒質量,評酒員在評酒期間不能食用辛辣等有剌激性的食物,也不能噴香水、擦香粉,工作人員也不准用香味洗滌劑洗刷評酒的囂皿。評酒前半小時不能吸煙。評酒員患感冒也不能參加評選。評酒前,要在酒杯底下墊上一張白紙,目的是便於評酒員對酒的顏色、清晰度進行鑒別。清香型、濃香型要求酒是無色的,醬香型則呈微黃色。評酒時,要眼觀其色,鼻聞其香,嘴嘗其味,最後再定出其風格來。每次品嚐的酒入口量為0.5~1毫升,然後再慢慢、細細地品嚐。品酒的順序是,按照酒杯上的號碼,從1~5,然後再從5~1開始。酒的粘、醇、幽雅等程度完全是靠評酒員個人來體會。為了沖淡酒的剌激性,每品完一種酒,要吃些桔子、西瓜等水果。品完後還要把每杯剩的再倒出,經過半小時的檢驗,看酒杯留下香味的持久程度。酒越好。其空杯的留香時間越長。最後,評委們根據各自掌握的色、香、味、風格以及留香程度等,按百分制逐項打分。只有綜合分夠90分以上的才能判為國家名酒,85分以上的只能評為省內名酒了。
  三是複審關。評酒會期間一般是不直接公佈評酒結果的,因為評選結果還需評比小組去工廠進行實地複查。複查主要看該廠的各項經濟指標,如年產量、生產工藝、生產成本、質量管理等等。




 

Title :名酒是怎樣評選出來的
Author :劉福成

男兒女兒正熱戀

  如果你站在「三角形」的一個角上,那麼,請你去競爭吧
  小劉第一次見到她時,就被她征服了。儘管他是大學生,她是一名擋車工。
  可是在以後的接觸中,他卻發現,她總是若即若離,情感不定。起初他以為姑娘在考驗自己,於是絞盡腦汁,用最大的努力去博得她的好感。有幾日,她還真的主動起來了,這使他很高興,可還未等到一個星期,姑娘又恢復了原狀。
  他苦惱極了。
  一日,他將苦楚訴說給朋友小龐。小龐告訴他一件「不幸」的事——另一位小伙子也在同時追求著這位姑娘。
  小劉得知自己有了「情敵」,很是吃驚,也很惱火。但他在認真思索後,作了如下分析:
  ——一個漂亮姑娘,同時有兩個甚至更多的追求者,這在常理之中。作為姑娘來說,同時瞭解兩個人,以作選擇,也無可厚非。
  再說,這位姑娘也很痛苦,因為她對兩人都有了感情。更為難的是這兩個人不管哪方面的條件都不分上下,對她的愛又都很真誠。捨去誰她都於心不忍。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不問青紅皂白,去痛斥她一頓,這只能給「情敵」幫了大忙。因此,現在急需去「競爭」。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
  從此,小劉當作沒有此事,依然對姑娘真誠相待,給予更多的關懷。他的行動終於感動了姑娘,她告訴了他那件事,並很快和那個人斷絕了關係,他們的愛情走上了正常的軌道。
  他是成功者。
  天鵝肉往往被第一隻癩蛤蟆吃掉。——致怯弱者
  每天早晨,在那條林間小路上,他拿一把小提琴,迎著曙光奏出美妙的音符。
  每天早晨,在那條林間小路上,她拿一本書,踏著晨光練習英語發音。
  他們常常在這裡相遇,卻從未打過招呼。
  為什麼不走上前去,向對方問一聲「你好」呢?
  他們是怯弱者。
  耿發,對她鍾情極了,可又覺得自己不配她。
  她確實很漂亮,她走在街上,行人的「回頭率」在95%以上。而且她有一張大學文憑,又擁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好工作。她在他心中,是一隻絕頂的「白天鵝」。
  他也並非平庸之輩,他發表過不少作品,在當地小有名氣,可一到她面前,他就莫名其妙地產生一種侷促感。他在她的印象中是一個軟綿綿的人。其實,平時的他幹事是那樣利索,解決問題是那樣果斷,尤其在女孩子面前顯得很有男子氣。可這些在她面前一點也表現不出來,就像一名運動員在比賽場上發揮不出平時的水平一樣讓人惋惜。
  一次她給他一張舞票,他未敢去邀請她,這使她很失望,她說:「你的性格與你的作品太不一致了。」
  她離他而去,他懊喪不已。
  常言所說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使多少「自感不如」者怯步。記住耿發的教訓吧,即使不成功,也要表現出一個男子漢的勇氣,況且,「天鵝肉」往往被第一個「癩蛤蟆」吃掉呢。
  他太累了。——不要非把星星變成月亮
  他們穿行於沙棗林中,悄聲細語,盡情地吮吸著誘人的花香,欣賞著大自然的美麗。
  他給她講但丁的著名長詩《神曲》。她羨慕他懂得那麼多。可她哪裡知道,為了準備《神曲》,他昨晚一夜沒睡。
  他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又在干鉗工。她對他說過,她不會找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窩囊廢。他只有臨陣磨刀,好在臨陣磨刀也快三分。
  她要求越來越高了,提出明天給她講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命運》。
  她如期而至。將一盤《命運》裝進了錄音機。
  聽著命運的叩門聲,她問:「這是什麼聲音?」
  「鋼琴聲。」他回答。
  「廢話!」她說
  他很尷尬。因為昨天他沒有找到這方面的資料。
  她又問:「貝多芬是男的還是女的?」
  「女的。」他不加思索。
  她很失望地走了。
  他又去找她了,這次他裝得很幽默,一連給她講了幾個笑話,好容易才讓她笑了。
  可後來她發現他又不幽默了。
  她不能再和他處下去,她走了。
  不管他怎樣改變自己,依然未能得到她。
  他累極了。
  月亮就是月亮,星星就是星星,非要把星星變成月亮,反倒失去自己的特色,變得不可愛了。
  因為別人的閒言和自己的「從眾心理」,她便做出了錯誤的抉擇
  小王姑娘最近認識了一位男青年小李,通過一段時間的瞭解,她覺得小李為人正直,工作上有上進心,便決定和他繼續談下去。
  姑娘對終身大事非常慎重,她擔心一個人的看法會有偏見,便找來幾位「信得過」的女友當「參謀」。
  「參謀」甲:「人倒是不錯,可個子矮了點,走在一起不協調。」
  「參謀」乙:「他是一個追求事業的人,等結了婚後,家務誰做?那可會苦你一輩子的。」
  「參謀」丙:「其他方面我倒沒意見,就是他家裡人太多,又沒存下錢,將來的日子恐怕不好過。」
  ……結局當然是悲劇。
  過了幾個月,小王又談上了一個,可第一次帶到單位,就聽到種種議論。
  有的說:「一個大學生找個高中生,太不般配。」
  有人說:「一個是『活潑型』,一個是『小啞吧』,保準談不到一起。」
  她又猶豫起來。
  聽聽別人的意見,這並不壞,但如果失去了主見,不免會走上歧途。
  朋友,拿出你的主見來吧,這是你自己的事。
  他不滿意自己的婚姻,又怕當「陳世美」,他……
  他是從河南一個偏僻的山村入伍的,在那個早婚早戀包辦盛行的家鄉,他未能衝破「傳統」,入伍時就有了一個長達5年的「戀人」。
  她是鄰村的一位姑娘,不識字,但會勞動。父母認為這就行了,莊戶人家還要找個什麼樣的?
  父母是用棍棒教育兒子的,他自然不敢吭聲。只是他很少和她說話,這是父母管不了的。
  臨走時,姑娘送他一方手帕。他未接受。
  他一點不愛她。
  1985年,他考上了軍校,在軍校,有人給他「暗送秋波」。可他不敢,他怕被戴上「陳世美」的「桂冠」,甚至丟掉「大沿帽」。作為一個青年,不敢去大膽地愛人,而又擁有一份沒有愛的愛情,這是多麼的痛苦。
  他現在一點也沒有精神,有人談起愛情,他就遠遠躲開,他怕這個字眼。歸根結底,還是「陳世美」害了他。


 

台灣永和秀朗國民小學有11000多名學生,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小學。早上集合,一半學生分配好進入大操場,另一半不得不站在走廊上。下課休息10分鐘時,學生清洗髒物和洗手,要扭開600個水龍頭。學生放學排隊出學校,用4個大門通... https://t.co/6Y3RNJxwvN

Title :男兒女兒正熱戀
Author :任真

戰勝死的昏睡的生命力

  有一天,電話鈴突然響了,一個噩耗傳來──我的一位工作顧問斯坦裡·裡馬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22分鐘了。
  22分鐘?這是一段什麼樣的時間啊?憂慮的漫長時間,他的大腦供氧早已停止。醫生盡一切努力為他做人工呼吸,終於獲得了成功。但是他卻陷入了死一般的「昏迷狀態」。當他被移至綜合治療室時,他已經開始能夠獨立地呼吸了。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能恢復神智。神經外科醫生告訴斯裡坦的妻子──「他沒有希望了。」
  「呼吸可能會持續,但是今後他只能是個植物人。他現在還睜著眼睛,但是即使他死的時候,可能還這樣睜著眼睛……」
  我接到電話通知趕往醫院,一路上反覆地想:「怎麼辦?我能對他說些什麼?他處於昏睡狀態,我能說什麼話呢?」
  我想起在神學院的時候,教授曾經這樣教導過我──
  臨死前的患者,常常處於深深的「死的昏睡狀態」,他們對一切刺激可能都沒有反應,碰到這種情況,你還是要考慮生命的持續。你要不斷地呼喚他們的生命。可能他們連動動嘴唇以表示聽到了你的話的力氣都沒有,但是他們有意識的部分也好,無意識的部分也好,他們的心也可能確確實實地聽到你的話。所以,你千萬不能給患者的心帶去消極的念頭。
  我跨入了斯坦裡的病房。他的妻子比利正站在床邊,淚水掛滿雙頰。原來那麼樂觀開朗的斯坦裡如同雕像一樣一動不動,不管怎麼看都像一個死人。眼睛仍然大大地睜著,但沒有一點活著的徵兆和反應。
  我一手扶起比利,一手握住斯坦裡的手,然後我把嘴唇湊近他的耳邊,輕輕地說起來:
  「斯坦裡,我知道你不能說話,我也知道你不會回答我。但是你的內心的深處在傾聽著我的聲音,對嗎?我是你的朋友斯庫拉。你的朋友們都在惦念著你。現在,斯坦裡,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受到了嚴重心臟病的襲擊,現在已處於昏睡狀態,但是你就要好了,你能活下去。可能痛苦難熬,但是,斯坦裡,你會成功的!」
  就在這時,發生了我一生中最受感動的事情。突然,從斯坦裡睜大著的眼睛裡流出了一滴淚水!他全部理解了!臉上雖沒有絲毫微笑,嘴唇連一絲顫動都沒有,但是從他眼中確確實實落出一滴淚水來!醫生感到震驚,比利也呆住了。
  一年以後,斯坦裡已經能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意思了,聽別人說話也完全沒有問題了。人的正常機能都恢復了。現在他已經能走,能說,能哭,又充滿活力地生活了,這是一個真正的奇跡。

 

Title :戰勝死的昏睡的生命力
Author :R·H·斯庫拉

爸爸獎

  書房的架子高處,放著一隻紙箱,上面寫著幾個大字:好東西。每當我俯案寫作,就能看到它,箱子裡是些私人收藏,是些在一次次篩選丟棄中倖存下來的東西。小偷往箱子裡瞧瞧,保證沒他願拿的玩意兒,裡面任何一件東西也值不了兩毛錢。不過,一旦房子失火,我逃命時准帶上它。
  紙箱中有件紀念品。那是個小小的紙袋,一隻午餐袋,袋口用釘書釘和回形針封著,從一個邊緣不齊的豁口可以看見裡面的內容。
  這個特別的午餐袋,我已保存了14年。實際上它屬於我女兒莫莉。莫莉上小學後,每天早上熱情十足地給我們大家分裝午餐,用的就是這種午餐袋。每隻袋中裝著一份三明治,幾個蘋果和買牛奶的錢。有時還有一張紙條或是一張優待券。
  一天早上,莫莉遞給我兩個紙袋,一個裝著午餐,另一個卻用釘書針和紙夾子封著口,不知內裝何物。「怎麼兩隻袋子?」我問。
  「另外那個是別的東西。」
  「什麼?」
  「零零碎碎的玩意兒。只管帶上好啦。」我把兩個紙袋強塞進公文包,匆匆吻了吻莫莉,就上班去了。
  中午急忙吞著午飯,我撕開了莫莉給的另一隻紙袋,抖擻著倒出了裡面的東西。只見兩條髮帶、3顆小石子、1只塑料恐龍、1枚鉛筆頭、1個小貝殼、兩塊動物餅乾、1只玻璃球、1支廢口紅、一個小娃娃、兩顆赫爾希牌小糖果,還有13枚硬幣。
  我不由微笑:都是些什麼寶貝喲!我急著騰清桌面以忙下午的緊急公務,便將莫莉的小玩意兒和我吃剩的午飯一齊撮進了廢紙簍。
  晚上我正讀著報,莫莉跑到身邊問:「我的袋袋呢?」
  「我忘在辦公室了,怎麼啦?」
  「我忘記把這張紙條放進去了,」她遞給我一張紙條,「另外,我想把紙袋要回來。」
  「為什麼?」
  「袋袋裡都是我最喜歡的東西,爸爸,真的。我原先以為您也許高興玩它們呢。現在我自己又想玩了,您沒把它弄丟吧,爸爸?」莫莉的眼裡閃著淚花。
  「噢,沒丟,」我忙哄她,「我只是忘記帶回來了。」
  「明天帶回來,好嗎?」
  「一定。別擔心。」她鬆了一口氣,雙手摟住我的脖頸。我打開紙條,只見上面寫著:我愛你,爸爸!
  我久久凝視著女兒的小臉。莫莉把她的珍愛之物給了我——那全是一個7歲孩子的珍寶。紙袋中滿盛著親情愛意。而我,不但忽略了這一點,還把它扔進了廢紙簍!天哪!我覺得自己簡直不配當爸爸。
  反正無事可做,儘管辦公室離家挺遠,我還是趕了回去,在守門人清掃之前拎起了廢紙簍。我把裡面的雜物一股腦兒倒在桌面上。正當我一件件向外挑揀那些寶貝時,看門人進來了。「丟了什麼?」他問。我覺得自己活似個大傻瓜,於是就告訴他始末根由。
  「我也有過小孩子。」他說。一對傻兄傻弟就在垃圾堆中扒揀起珍珠寶貝來,一邊相視而笑。看來幹這種傻事的確實還大有人在啊!我把恐龍身上沾的芥茉洗掉,又往那些寶貝上大噴了一通清涼劑,壓掉那股洋蔥味兒。我攤平那個棕色紙團,勉強使它像個紙袋,把那些玩意兒裝進去,然後,像揣著一隻受傷的小貓,小心翼翼將它帶回了家。
  次日晚上,我把紙袋還給莫莉,沒做任何解釋。紙袋已經很不像樣子,不過裡面的東西一件不少,這才是最要緊的。晚飯後,我請她講講那些寶貝,她便一個個掏出來,一排溜擺在飯桌上。
  她講了很長時間,每一件物品都有一個故事。有些東西是仙女送的,赫爾希牌小糖果是我給的,她一直保存著,想吃時就拿出來享用。我一邊聽,一邊明智地不時插上一句「噢,我懂了」之類的話。而且,我也確實懂。
  令我吃驚的是,幾天之後莫莉又把袋子還給了我,仍舊是那些內容。我感到自己得到了諒解,重又獲得了信任,她依舊愛我。我這個爸爸當得更加愜意。一連好幾個月,那個紙袋不時交給我。可我到底沒弄明白,在一些特殊的日子裡,我為什麼有時得到它,有時卻又得不到它。我開始把它看成爸爸獎;於是每晚竭力要做個好爸爸,以便第二天早晨能夠得獎。
  莫莉慢慢長大,興趣也隨之轉移,有了新的喜愛。我呢,仍舊只有那個紙袋。有一天早上,她把紙袋給我後,再沒有要回去,我一直把它保存至今。
  我想,在這甜蜜的生活中,自己肯定有時忽略了親人給予的親情愛意。一個朋友把這種情景叫做「站在河中,死於乾渴」。
  喏,那只破舊的紙袋就在紙箱裡。很久以前,一個小女孩把它給了我,她說:「這是我最好的東西,拿去吧——給你了。」
  我第一次得到它時,丟掉了它。不過,現在它屬於我了。
 

Title :爸爸獎
Author :羅伯特.福爾格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