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your life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聊齋

鷹虎神

大門左右,各有一尊神像,高丈餘,俗名「鷹虎神」,猙獰可怖。 廟中有道士姓任,勤勤懇懇,本本分分,每日雞鳴早起,必焚香唸經。時有小偷藏匿走廊間,侯道士做早課離開,潛入屋中,搜刮財物。 但道士貧寒,翻箱倒櫃,只得三百枚銅錢,老實不客氣收入懷中,…

仙人島

王勉,字黽齋,靈山人,聰明俊雅,才氣不俗。 王勉性格高傲,雄於辯論,言辭鋒利,同窗書友與其鬥嘴,常受折辱。 這一日,王勉偶遇一道士,目不轉睛打量自己,說道:「公子面相極貴,只是好鬥輕薄,福分折損殆盡。以公子智慧,若棄文修道,必可榮登仙籍。」 …

遼東書生鍾慶余

遼東書生鍾慶余,這一年前往山東趕考。聽說此地有一王府,府中有一道士,神通非凡,能知過去未來,心生嚮往。 這一日考完二場,四處遊覽,觀賞景致,至趵突泉,與一道士偶遇。 道士年約六旬,須長過胸,週遭人群環繞,問吉卜凶。道士隨口指點,漫不經心。 鍾…

丐仙

世家子弟高玉成,自幼學醫,醫術高超,尤擅針灸。不論貧富貴賤,平等對待,有求必醫。 這一日,城中來一乞丐,腿有膿瘡,臥睡道旁,渾身污血狼籍,臭不可聞。 高玉成乍見之下,心生憐憫,將乞丐扶回家中,悉心照料。數日後,乞丐病情好轉,只是為人邋遢,身…

道士

韓生,世家公子,為人好客,同村徐某與其交好,經常上門蹭酒。 這一天兩人宴飲,一名道士手托缽盂,前來乞討。 家人給錢給米,道士都不要,但也不離去。家人大怒,不再睬他,那道士在屋外乒乒乓乓弄出聲響,傳入韓生耳中。 韓生詢問家人緣由,家人實情相告,…

林四娘

青州道陳公寶,福建人,夜晚獨坐,有女子挑簾而入,身著長袖宮裝,容貌艷艷,並不相識。 那女子笑道:「深夜獨居,公子不寂寞嗎?」 陳公寶驚問:「姑娘是誰?」 女子道:「賤妾家鄉距此不遠,就在西郊。」陳宮寶疑心她是鬼魂,可是見女子氣質優雅,卻也並不…

九山王

曹州李書生,家境富裕,住宅後有數畝田園,一直荒棄,這一日某老翁上門租房,出價百兩黃金,李書生以沒有空房為由,一口推辭。老翁道:「請收下租金,無需顧慮。」 李書生不解其意,權且收下黃金,看那老頭弄什麼玄虛。過了一日,村民見馬車家眷絡繹不絕,紛…

珠兒

常州農民李化,富有田產,年紀五十多歲卻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名小惠,容質秀美,深得老兩口寵愛。但天有不測風雲,小惠命短,在十四歲那年便即病死。女兒死去,家中淒淒涼涼,李化悲不欲生,為了傳遞香火,又娶了一名小妾,一年後產下一子,視若掌上明珠…

鳳陽士人

鳳陽縣某書生,外出求學,跟妻子說「半年後便回來。」誰曾想十多個月過去,仍是杳無音訊,妻子獨處閨房,不免日日思念。 這一天晚上,妻子上床睡覺,月光皎潔,照進屋內,忽然間門簾掀開,走進來一名身穿紅裙的艷麗女郎。 那女郎頭插珠花,笑道:「深夜寂寞…

娶妻

江南某村莊,有少年娶妻,鄰里親友均來祝賀,大擺酒席。飲至半醉,少年出門解手,忽見院中一女子鳳冠霞帔,體態容貌與新媳婦十分相似,只見她輕移蓮步,慢慢走向屋後。 少年心中疑惑「新娘子不在婚房裡好好呆著,跑出來幹什麼?」悄悄在後尾隨,來至院子後面…

葉生

淮陽葉生,名字不詳。文章詞賦,冠絕當時,可惜時運不濟,屢次參加科舉,屢次不中。其時關東丁乘鶴奉命來淮陽縣上任,偶見葉生文章,以為非同尋常,大喜之下,召葉生前往府中一敘,一番交談,心中大悅。當即挽留葉生住下,命他努力讀書,暗中出錢資助葉生一…

妖術

於公,年少時行俠仗義,拳劍精通,力大無窮,能舉高腳漏壺,旋風起舞不在話下。 崇禎年間,於公去京都殿試,僕人病倒在床,暗暗憂慮。聽說市集上有一算命老頭,卜卦靈驗,於是前去拜訪。 來到卦攤,尚未開口,老頭已猜出來意「公子是否要詢問僕人病情?」於…

狐嫁女

山東歷城殷尚書,少年貧窮,為人有膽略。縣城有一世家宅第,佔地數十畝,樓宇連亙,常有怪事發生,因此緣故,人去樓空,漸漸荒廢。時間一久,雜草遍生,雖在大白天,亦無人敢進。 某一次,殷公子與朋友宴飲,有好事者開玩笑說「誰有膽子進荒宅住宿一宿,咱們…

蛇人

東郡有一人,以耍蛇為業。養了兩條青蛇,大蛇取名大青,小蛇取名二青。二青額頭上生有一紅點,溫順通靈,每次表演,盤旋轉折,莫不中意,深得蛇人喜愛。 一年後,大青死去,蛇人想另找一條補上空缺,可惜一直忙於賺錢,不得空閒。 這一天夜晚,蛇人住宿山寺…

長清僧

長清縣有一名僧人,道行高深,年過七十,身體清健如昔。 一日,老僧跌倒在地,眾沙彌匆忙奔救,卻是氣息全無,已然圓寂。 老僧不知已死,魂魄飄飄蕩蕩,來到河南境內。路遇一貴公子,領十餘名僕人,騎駿馬,帶雄鷹,牽狼狗,外出狩獵。忽然間坐騎受驚狂奔,…

嶗山道士

縣城王書生,家中排行老七,祖輩世代為官,年輕時起,便崇幕道術,聽聞嶗山多仙人,於是背上行李前去拜訪。 至一山頂,見一道觀,清幽絕倫。推門進入大殿,面前一道士端坐蒲團,滿頭白髮,雙目炯炯,氣度不凡。 上前與之攀談,道士胸有丘壑,口述易理,娓娓…

王六郎

某漁夫姓許,家住臨川縣北,好飲酒,每次夜出打漁,必帶酒一壺。由於深夜寂靜,一個人獨飲無趣,便灑酒於地,拜請河中水鬼同醉,口中云「鬼兄,請喝酒。」夜夜如此,習以為常。或許是許漁夫心地善良,感動了鬼神,每次外出捕魚,都是滿載而歸,而同行們則一…

宅妖

長山李公,朝廷大司寇之侄。住宅多妖異,常有怪事發生。 某一次,李老先生在大廳看書,忽然間地上莫名多了一條板凳,呈肉紅色,細膩光滑,十分精緻。 李公心想「這板凳好面生,以前似乎沒見過。」好奇之下,走近輕輕撫摸,那板凳隨手彎曲,時凹時凸,柔軟處…

山魈

孫太白之曾祖父,年輕時候在南山柳溝寺讀書。這年秋季農忙,回家幫著收割小麥,一連忙活十多天,方才返回寺廟。 回到住處,老先生推開房門,只見屋內木桌積滿灰塵,窗邊蛛網密佈,急命僕人打掃清除,一直料理至傍晚,才覺清爽滿意,於是入屋休息,掃榻鋪被,…

畫壁

江西孟龍潭,與朋友朱孝廉客居京都。 這一日,兩人外出遊玩,偶至一寺廟,殿宇禪捨,俱不甚寬敞。廟中香火亦不旺盛,僧人稀少,只有一名老僧在內掛單。 老僧見有客人上門,整衣出來迎接,引著兩名書生四面轉悠,指點風景。 過不多時,來到一處大殿。 殿內乾…

屍變

陽信縣某老翁,家住蔡店村,村莊距城五六里。 父子二人於路旁開一客店,專供過往商旅居住。 這一日黃昏,有四名車伕前來投宿,客店已滿,並無空房。 四名車伕眼見天色已晚,堅決要求留下「沒有客房,柴房也行,再不成,睡馬廄,打地鋪也能湊合,難道還怕我們…

考城隍

清朝年間,有一秀才姓宋名燾,曾多次參加科舉,屢試不中,憂鬱成疾。 這一日,宋燾臥病在床,忽然間房門推開,一衙役模樣的男子手牽一匹白馬,走進屋中,說道:「宋先生,請隨我赴考場應試。」 宋燾滿臉疑惑,遲疑道:「考期尚遠,主考官也未上任,應什麼試…

雙胞胎

故事發生在去年冬天,我因生意上的事去了一趟吉林省遼源市。 當晚8點我在四平火車站下了火車,下了車,我才發現東北的冬天果然名不虛傳。 由於四平離遼源還有100多公里的路程,一般要坐大客的。 不過大客是按點發車的,我實在忍受不了寒冷,決定多花100元打…

白玉

天津地方,有一個姓董的人。 此人游手好閒,無所事事。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本來在親戚朋友當中,家庭條件是最好的,可也經不起他這麼折騰,沒幾年下來,兜比臉都乾淨了。爹媽見他不成器,便分了一半家產給他,不再理會他了。 眼看年近三十,他還這麼晃。他…

郭翰

太原郭翰,年輕時傲視權貴,有清正的名聲,儀表氣度秀美,極善言談,擅長草書隸書。 他早年失去雙親,自己獨自居住。時當盛暑,他乘著月色在庭院中高臥。 這時,有一股清風襲來,稍稍聞到香氣,這香氣越來越濃郁。 郭翰覺得這事很奇怪,就仰視空中,看見有人…

楊敬真

楊敬真,是虢州閿鄉縣長壽鄉天仙村種田人家的女兒。 十八歲那年,嫁給同村的王清。 她的丈夫家裡貧窮而努力種田,楊氏也很嚴守婦道,丈夫家族的人都把她看作勤勞盡力的新媳婦。 她性格沉靜,不喜歡與人說笑戲耍,有閒暇一定灑掃,把住宅收拾得乾乾淨淨,然後…

封陟

寶歷年間,有個叫作封陟的孝廉,住在少室山。 他生得儀表堂堂,性格操守很堅定端方。他立志研究古籍,在林泉之處尋找僻幽之所。探究文義,直到星落於腐草;閱讀經書,不顧月墜幽窗。孜孜不倦,夜以繼日,無不搜求隱奧,不曾放鬆片刻時間。 書堂附近,景象可…

張雲容

薛昭在唐朝元和末年當平陸縣尉。 以義氣自負,平時景仰郭代公、李北海的為人。因為夜裡值宿,囚犯中有個為母親報仇而殺了人的,薛昭就給他銀錢把他放跑了。 因此縣裡向廉使報告,廉使又向皇上奏本,薛昭被治罪貶到海東為民。 聖旨降下的那天,薛昭不顧家產,…

張生

有個叫張生的人,家住在汴州中牟縣東北角的赤城阪。 因為飢寒交迫,一天告別妻子去了黃河以北,五年之後才返來。從河朔回汴州。 傍晚。 他出了鄭州的城門,到板橋的時候,天已昏黑。於是,他下了大道,沿小路匆匆而行。 忽然。只見草莽中燈光閃耀,有五六個…

王妙想

王妙想是蒼梧女道士。不吃五穀,駕馭氣息,住在黃庭觀旁的水邊。她精誠朝拜,想念丹府,因此感通。每到月初一,常有奇異的光影雲物和重嶂幽谷出現,人很少到那樣的地方,妙想也不曾把她見到的情景告訴別人。如此一年多,有一個月初一的那天,忽然有音樂在遙…